国内业务-外资机构在华业务不受限 金融业生态迎变局-世界上第一颗人造卫星

  • 时间:

敦促释放孟晚舟

「業務放開對我們來說是好事。一些業務能做,不代表就能獲得大量的業務,很難對國內大型銀行、股份制銀行等產生什麼影響,或許可以讓他們把服務做得更好。」上述分行行長說。

對於中國金融市場的進一步擴大開放,花旗銀行持歡迎態度同時感到鼓舞。「有利於促進外資銀行更好發展,為外資金融企業創造一個更加友好、透明的經營環境,同時為市場注入更多活力。」11月8日,花旗銀行相關人士回復時代周報記者稱。

金融開放力度加大金融開放再迎一大里程碑。上述《意見》明確,全面取消在華外資銀行、證券公司、基金管理公司等金融機構業務範圍限制。

減少外國投資者投資設立銀行業、保險業機構和開展相關業務的數量型准入條件,取消外國銀行來華設立外資法人銀行、分行的總資產要求,取消外國保險經紀公司在華經營保險經紀業務的經營年限、總資產要求。

同時,外資銀行並沒有衝擊上述國家國內銀行的主導地位。2016年,德國、日本和巴西的外資銀行資產佔比分別為29.6%、3.8%和11.2%,國內銀行仍然穩居主導地位。

有望發揮「鯰魚效應」隨着金融開放力度的加大,國內金融也會迎來更為激烈的競爭,倒逼金融機構提供更好的產品和服務。

「外資金融機構業務範圍限制全面取消之後,勢必會進一步激發本土金融機構的競爭意識和服務意識,對提高市場效率以及保護消費者利益都具有現實意義。」 宋清輝說。

繼續支持按照內外資一致原則,辦理外資保險公司及其分支機構設立及變更等行政許可事項。2020年取消證券公司、證券投資基金管理公司、期貨公司、壽險公司外資持股比例不超過51%的限制。

截至目前,全國證券公司共有131家,其中14家為合資券商。由於國內和國外券商商業模式的不同,國泰君安證券研報認為,對外開放不會從根本上改變我國證券行業的競爭格局。從日本、韓國證券業的對外開放歷程可以看出,開放之後本土券商仍佔據絕對主導地位,外資券商則可能在高端的併購、跨境業務方面有比較優勢。

10月11日,證監會推出細化措施,明確了取消證券公司、基金管理公司、期貨公司外資股比限制時點。「總體來看,開放的力度越來越大,越來越全面,我們明顯感覺到了這個趨勢。」上述外資銀行分行行長說。

有數據顯示,2001―2016年的15年時間里,德國、日本和巴西銀行業資本充足率水平穩步提升,分別從4.3%、3.9%、8.9%升至6.0%、5.5%、9.3%。

宋清輝表示,外資銀行、證券公司、基金管理公司的經營管理理念和模式或許也能為一些國內相關機構所借鑒,從而完成大的蛻變。

《意見》提出,加快金融業開放進程,全面取消在華外資銀行、證券公司、基金管理公司等金融機構業務範圍限制。

朱雋此前撰文表示,從國際經驗看,對大國而言,引入外國投資者對本國銀行衝擊有限。從銀行業自身發展來看,外資銀行的進入改善了本國銀行業經營績效,增強了經營的穩健性。

中信證券研報表示,對於境內金融機構而言,開放有望發揮鯰魚效應,倒逼國內金融機構改革,尤其是在部分短板領域,例如財富管理、直接融資、風險定價等業務,以提升金融效率和服務實體經濟的能力。另外,在資本層面,有助金融企業的估值體系與海外市場接軌,打開優質金融機構的估值空間。

11月10日,經濟學者宋清輝告訴時代周報記者,在華外資銀行、證券公司、基金管理公司等金融機構業務範圍限制全面取消,此舉會對市場產生深遠的影響,帶來積極變化。

「對於我們來說當然是重大利好,大的方面其實早就放開了,但很多細節上還是受限制的。隨便舉個例子,我們要承銷國內債券發行,門檻就很高。」11月8日,在一家外資銀行工作了10餘年的廣州分行行長告訴時代周報記者。

事實上,今年以來金融開放力度不斷加大,已出台了一系列開放的具體政策和措施。

「我們也不是特別擔心外資機構業務全面放開帶來的影響,一是市場競爭格局基本已定,很難超車;二是外資的打法和邏輯未必適合中國市場。比如外資行進入中國已經10餘年,但是發展得並不如意,資產規模、分支機構等根本無法和國內大型銀行相抗衡,這有政策制約的影響,更重要的還是自身發展思路和做法未必符合國內市場規律。」11月8日,深圳某公募基金副總裁告訴時代周報記者。

早在兩年前,央行國際司司長朱雋在《徑山報告》研討會上表示:「外資金融機構認為中國市場十分重要,並表示他們必須進入並佔有部分中國市場份額,他們迫切希望中國能對銀證保三個行業實行全股比、全牌照的放開。」

這是加快金融開放的重要一步。「這些年,政策對外資金融機構的開放力度越來越大,我們也在開會研究,等待詳細細則出台。」上述分行行長對時代周報記者表示。

擴大投資入股外資銀行和外資保險機構的股東範圍,取消中外合資銀行中方唯一或主要股東必須是金融機構的要求,允許外國保險集團公司投資設立保險類機構。

近日,時代周報記者在採訪過程中了解到,外資金融機構普遍看好開放后在華的前景。「雖然金融機構很多,但是國內人口基數也大,需要的服務也多元化,這些都是發展的空間。」上述外資銀行行長告訴時代周報記者。

這樣的情形放在中國或許同樣合適。在不少受訪人士看來,外資機構的進入並不會對當前的金融市場競爭格局產生本質的影響。

上述分行行長口中的「重大利好」,指的是國務院近日印發的《關於進一步做好利用外資工作的意見》(下稱《意見》)。

今日关键词:吉娜为婆婆庆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