违法精工-亏了2800万还被罚、高管先后被抓!盘点那些“损人害己”的内幕交易-世界上最小的岛是什么

  • 时间:

杭州消费券

公司高管先後被抓,因「貪玩藍月」?

2019年10月25日晚間,愷英網絡公告稱,董事會於10月25日收到公司董事長金鋒家屬送交的《通知函》,稱金鋒因涉嫌內幕交易罪被上海市公安局逮捕。

從股價表現來看,在2017年愷英網絡收購浙江盛和的公告發出之後,愷英網絡股價一度上漲,從2017年7月26日的11.11元/股(前復權),上漲至2017年12月13日的19.19元/股(前復權)。然而隨着2018年愷英網絡股業績的驟然下滑,此後公司的股價持續下跌,截至周五僅為2.67元/股,較2017年的高位已經下跌86.09%。

2017年6月13日,陳福泉因涉嫌內幕交易、泄露內幕信息罪被刑事拘留,並於同月辭去松芝股份董事長職務。2018年初,陳福泉因內幕交易犯罪,判處其有期徒刑三年、緩刑四年。2019年3月,證監會決定沒收陳福泉違法所得1466萬余元,並處罰金5000萬元。

事實上,今年以來,藉著5G概念股的東風,春興精工股價在1月-4月期間保持了不錯的上漲態勢,年內最高漲幅一度達到190.55%。但隨着孫潔曉被認定內幕交易,公司高管陸續減持等負面輿情的爆發,春興精工股份股價從5月開始不斷走低,截至周五收盤報7.94元/股,較今年高位的15.37元/股已下跌48.34%。

2019年8月16日,松芝股份公告稱公司收到陳福泉上繳的短線交易所得收益2208.50萬元。根據相關規定,上市公司董事、監事、高級管理人員、持有上市公司5%以上股份的股東,將其持有的公司股票在買入后六個月內賣出,或者賣出后六個月內又買入,由此所得收益歸上市公司所有。

如今松芝股份所收到的2208.50萬元的金額,就是在扣除相關罰金之後,陳福泉所上繳的短線操作收益。儘管陳福泉已經不是松芝股份的董事長,但目前仍是公司的第七大股東,持有570.09萬股,佔比0.91%,而該公司的第一大股東為陳福泉的弟弟陳福成,持有2.75億股,佔比43.82%。

前董事長被判三年,公司卻賺了2208萬

據統計,今年以來,已有16家上市公司實控人或董事長被拘捕或被採取強制措施。在這16起案例中,共有6人涉嫌內幕交易、違規披露等違規證券操作行為。

2019年10月23日晚間,松芝股份公布三季報顯示,2019年第三季度,公司的凈利潤為4659.62萬元,增長924.04%。其中,公司近半的凈利潤來自於收到前董事長陳福泉因短線交易而上繳的收益,共2208.5萬元。

二是2016年2月24日至2016年6月15日,陳福泉實際控制使用「林某鍈」「趙某雯」「陳某妃」「陳某蓮」「黃某發」「李某宏」「趙某濤」「楊某彬」等8個證券賬戶(以下簡稱「賬戶組2」)短線交易「松芝股份」。

近年以來,資本市場制度上法治化建設的重要內容之一,就是嚴打內幕交易行為,維護投資者對資本市場的信心。今年6月,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聯合發佈操縱市場、利用未公開信息交易刑事司法解釋,對操縱市場犯罪的構成要件和量罰標準等做了進一步地細化和明確,對利用未公開信息交易犯罪的構成要件和量罰標準等作了細化,提高資本市場違法犯罪成本。

而近日被帶走調查的金鋒,曾經就是浙江盛和網絡科技有限公司總裁及CEO,並且還是《藍月傳奇》《王者傳奇》等遊戲項目的牽頭立項人。

而在此前證監會公布的「2018年證監稽查20起典型違法案例」中,就有7起為內幕交易案,7起為操縱市場案。

因此,2016年6月12日-2017年2月25日這段時間,被認定為春興精工收購Calient一事的內幕敏感期。而在此期間,孫潔曉與春興精工前董事鄭海艷通過他人證券賬戶進行內幕交易,此外,二人還會同信託相關人士通過信託產品進行內幕交易,共耗資超2億元,其中1.35余億元資金被認為來自於孫潔曉。

內幕交易虧2800萬后,被採取強制措施

提高違法成本、打擊內幕交易上市公司董監高內幕交易、證券操縱等違法違規行為一直是A股市場的監管重點。今年以來,A股上市公司實控人或董事長被拘捕或被採取強制措施的案件已有16起,而其中,就有6人涉嫌內幕交易、信披違規等違規違法行為。

除了王悅之外,愷英網絡第二大股東、副總經理馮顯超、董事陳永聰、前監事林彬等人也相繼被調查。10月8日晚間,愷英網絡公告,因公司涉嫌信息披露違法違規,證監會決定對公司開展立案調查。

在不少內幕交易案以及操縱市場案中,不知情的投資者的利益往往會遭到侵害。在上文提到的松芝股份與春興精工案件中,兩家公司前董事長被發現內幕交易行為而遭到調查后,公司的股價均出現了大幅下跌。而像愷英網絡,今年以來由於公司高管頻頻遭到調查,公司的管理層一直難以維持穩定,股價也是一路下挫。

這並非愷英網絡的高管首次被公安機關逮捕調查。2019年5月6日晚間,愷英網絡發佈公告稱,公司實際控制人王悅因涉嫌操縱證券市場罪被上海市公安局刑事拘留。6月12日,王悅因涉嫌操縱證券市場罪被上海市公安局正式逮捕。

2019年3月13日,孫潔曉就因被認定內幕交易,而受到了證監會的行政處罰。證監會公布的行政處罰決定書顯示,2016年6月12日,春興精工與通信公司Calient在上海會面,參會人員包括春興精工孫潔曉等人,並於當天形成了收購的初步意向。在反覆溝通之後,2017年2月25日,春興精工公告了公司擬籌劃上述的收購事項。

值得一提的是,在2016年2月-7月期間,也就是陳福泉進行第二筆內幕交易的期間,松芝股份連續出走上漲行情,股價由2016年1月29日的11.82元/股一路上漲至7月1日的19.98元/股,漲幅高達69%。而從2016年7月至今,松芝股份的股價一直處於下跌的通道之中。

具體來看,陳福泉被認定為短線交易的操作共有兩筆:

一是2014年1月10日至2016年2月23日,陳福泉實際控制使用「林某鍈」「趙某雯」「陳某妃」「陳某蓮」「黃某發」「李某宏」「陳某弟」等10個證券賬戶(以下簡稱「賬戶組1」)短線交易「松芝股份」;

其中,在2016年2月24日至2016年6月6日期間,松芝股份籌劃非公開發行募集人民幣15.8億元流動資金的重大事項仍處於內幕信息敏感期,因此,陳福泉第二筆短線交易操作被認定為內幕交易。

有趣的是,這筆內幕交易並未給孫潔曉等人帶來收益。春興精工的收購事項於2017年8月終止,股價復牌后隨即暴跌。最終,孫潔曉等人以虧損2821萬元出局,還因此被證監會認定為內幕交易,孫潔曉被處以25萬元罰款,並被採取10年證券市場禁入措施,如今更是被公安機關採取強制措施。

在一些業內人士看來,內幕交易、證券操縱等違法違規的行為,破壞了證券交易公開、公平、公正的原則。在侵害中小投資利益的同時,也影響A股市場培育機構、吸引外資的能力,阻礙資本市場的健康發展。

2019年10月24日午間,春興精工公告稱,收到公司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孫潔曉家屬的通知,孫潔曉因涉嫌內幕交易罪,被公安機關採取強制措施。相關事項尚待公安機關進一步調查。

在一些市場人士看來,愷英網絡高管相繼被調查,或與公司2017年對浙江盛和的收購事項有關。2017年7月26日晚間,愷英網絡公告稱,擬出資16.07億元收購浙江盛和51%的股權,而浙江盛和旗下的核心資產,就是不少網友都十分熟悉的《藍月傳奇》。

不過,儘管孫潔曉已經辭去董事長職位,但在孫潔曉被公安機關採取強制措施的公告發出之後,2019年10月24日下午,公司股價迅速跳水並收報跌停,直到10月25日才有所好轉。

在著名經濟學家宋清輝看來,從嚴打擊內幕交易等違法違規行為,刻不容緩,當務之急首先要提高其違法違規成本。「違法犯罪成本不高,內幕交易行為可能就會泛濫,理性公平的投資氛圍就會被破壞。唯有進一步提高證券市場違規違法成本,才能夠倒逼證券市場走向『強法治』,實現證券市場的良性發展。」

2018年7月,孫潔曉辭去春興精工公司董事長職位,但表示將繼續在公司任職,為公司的發展戰略和重大決策建言獻策。此後春興精工董事長一職由孫潔曉妻子袁靜擔任。

業內人士指出,上市公司高管內幕交易、操縱證券等違法違規行為,破壞了證券交易公開、公平、公正的原則,不僅侵害中小投資者的權益,也不利於A股市場機構投資者的培育與發展,而打擊內幕交易等違法違規行為,應從提高違法犯罪成本入手,來實現證券市場的良性發展。

今日关键词:泰国禁外国人入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