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新闻-劝父母“戴口罩、不出门”的难度-迪庆新闻

  • 时间:

郭碧婷再被疑怀孕

1月20日,李玉從上海返回山東省高密市,據她回憶,一路上沒有人討論或關注疫情,自己戴的防霧霾口罩也在上車的時候摘了下來。

於是,她開始每天跟父母講述與疫情相關的新聞:全國確診多少例、鍾南山說了什麼……不僅如此,張鈺還在家庭群中轉發各種類型的消息,讓人恐慌的壞消息與看起來心安的好消息交替進行。

文中提到的各種類型的父母並非特例,早在疫情發生初期,類似「如何勸說父母戴上口罩」的話題就曾登上微博熱搜榜,比起兒女的勸阻,中國式父母似乎更傾向於信賴社區的宣傳、新聞報道甚至家庭群中信源不明的消息。

事實上,國家針對社區的疫情控制措施仍在完善加強,在2月11日國務院聯防聯控機制舉行的新聞發佈會上,國家衛生健康委基層衛生健康司司長聶春雷指出:「財政部門已經下達了2020年的基本公共衛生服務經費,明確今年新增的經費要全部用於鄉村和城市社區的疫情防控。」此外,各地也在不斷強化針對疫情的社區網格化管理,這在一定程度上減少了普通人隨意出門、外出不佩戴口罩的情況。

「我跟我爸媽住在一起,一回到家我就跟他們說出門記得戴口罩。我媽還算聽話,但我爸堅決不戴。老頭兒太倔了,說不聽。」蔣媛的爸爸對於戴口罩這件事情十分排斥,在他看來當年SARS嚴重的時候都自己都沒戴口罩,對於這個離自己有些遙遠的病毒,更沒有戴口罩的必要。

主人公:90后建築女和她的60後父母

2月初,全國確診病例呈現急劇增長的態勢,北京市的確診病例超過160例,蔣媛家所在的朝陽區出現將近30例的確診病例。「我們社區給每家都發了宣傳單,提醒減少外出、出門配戴口罩。當小區里的人幾乎全部戴上口罩的時候,我爸還是堅持不戴。所以就出現了令人哭笑不得的一幕,老頭兒出門買菜不戴口罩,逛超市的時候戴上,一出門口立馬摘掉。」

「我爸太倔了,只有逛超市的時候才戴口罩,因為不戴口罩不讓進。」蔣媛吐槽。

坐標:山東省高密市柴溝鎮某村

類型二:村頭大喇叭說得都對主人公:職場90后和他的60後父母

1月20日,北京市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的數量為5例,當天中國工程院院士鍾南山宣布新冠病毒存在「人傳人」的現象。1月21日,家住北京市朝陽區的蔣媛意識到此次病毒來勢洶洶,開始大量購買口罩、消毒液、醫用酒精、棉球等物品。

回到家以後,一次偶然的看病經歷讓她重拾對疫情的關注。1月22日當天,在問診過程中,李玉被護士要求戴上口罩,隨後在與醫生的交談中得知,外地已存在口罩脫銷的情況。儘管彼時山東省衛健委尚未通報出現疑似或確診病例,從醫院離開后,李玉還是決定要多買一些口罩。

疫情現狀:高密市確診1例,柴溝鎮0例,所在社區已進行封閉式管理

坐標:山東省高密市疫情現狀:高密市確診1例,所在社區已進行封閉式管理

此後,為了讓父母了解疫情的情況,李玉開始每天向父母彙報與疫情相關的新聞,一直在為勸說父母過年不出門做鋪墊。不過,誰也沒想到勸說的過程會如此順利。為此,李玉專門問了一下父母原因,他們的回答很簡單「對別人負責,對自己負責。」

可是幾天後,張鈺的父母還是開着車出門聚餐了……

事實上,從事工程造價的李玉,常年在外地工作,春節回家之前,她的父母並不清楚新冠病毒肺炎疫情的相關情況。而李玉則較早關注到武漢疫情:「本來元旦期間想去武漢去玩,所以對那邊的新聞挺關注的。當時新聞報道說武漢出現了20幾個確診病例,後來數量漲着漲着就停了,我就沒再關注。」

當蔣媛將這一消息告知父親,這場「較量」終於告一段落。「自從聽說不戴口罩可能會被處罰,我爸立馬戴上了口罩。」

也是從這一天起,孫曉龍的父母再也沒有踏出過家門口一步。「廣播和拉橫幅封村可能讓我爸媽意識到疫情非同小可,總之比我跟他們講道理有用多了。」

「我們家附近的藥店里沒有N95口罩,當時也並不清楚什麼樣的口罩有用,就買了厚一些的。」不過,買口罩容易,張鈺真正的挑戰是——勸說經常聚餐的父母放棄出門。

蔣媛不是沒有跟父親抗爭過,為了逼他戴口罩,什麼招數都用過。終於某次的「爭吵」起了作用——「我跟我爸說,如果你出門不戴口罩,我戴又有什麼意義?」然而,這種半威脅式的勸說的效果也只是維持了幾天。

「當時爸媽做出了讓步——我和妹妹不用去,他們去參加就可以。後來在我的堅持下,答應暫時不出門。」

對部分年輕人而言,勸父母「戴口罩、不出門」的難度,要遠高於「父母勸自己穿秋褲」。當然,並非所有的父母都一意孤行,也有人表現得像是模範生,這場中國當代年輕人與父母之間的角逐伴隨着疫情形勢愈演愈烈。

果然,此時的父母開始動搖了,但仍未決定是否要出門。中午,村裡的大喇叭開始廣播,提醒村民不要出門拜年,家人立刻同意了。大年初二,村子里拉起橫幅、貼上了告示:村外人員一律不得入內。

類型四:對別人負責,對自己負責

類型一:知道很嚴重,但是……

類型三:不戴口罩要被處罰?那戴吧

原標題:復工在即,年輕人走後,父母還會堅持戴口罩么?

「我爸媽又出門聚會了,讓我不解的是他們明明知道事情很嚴重。」

主人公:95后研究生和她的60後父母

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引發的連鎖反應仍在繼續,隨着各行各業返工復工大潮的來臨,中國當代年輕人與父母之間的「拔河」仍在繼續……

「對別人負責,對自己負責。雖然官方,但我們家貫徹的就是這麼徹底。」李玉說。

2月7日,北京召開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新聞發佈會,發佈會上表示對於在人員密集場所不佩戴口罩、不聽從勸阻甚至引發矛盾衝突的人,將由公安機關依照《治安管理處罰法》予以處罰,輕則處以警告,重則處以拘留。

「從網上開始呼籲大家不要出門時,我就對我爸媽說,過年要不別出門了吧,如果出門戴好口罩。他們一口答應了,我很意外。因為事前我已經打好草稿準備跟他們長篇大論了。」

「初一上午我爸媽還在外面拜年,中午村裡的大喇叭開始廣播不讓出門,下午立刻就沒有人出門了。」孫曉龍自嘲,「拚命給爸媽講道理的我還不如村頭的大喇叭。」

坐標:山西省忻州市代縣疫情現狀:忻州市確診7例,代縣0例,所在社區已進行封閉式管理

後來,張鈺家所在的小區門口貼出了告示,呼籲居民勤洗手、戴口罩、少外出。「告示對我爸作用不大,最近某個小區出現疑似病例的時候,我挺恐慌的,但我爸覺得還沒確診呢,沒事兒。」

通過採訪,我們將父母在面對疫情時的表現分為以下四種類型:

提起父母出門聚會,張鈺有些無奈。正在新聞學專業讀研的她,憑藉對信息的敏感度,一早覺察到了疫情的嚴重性。彼時張鈺的家鄉——山西省忻州市代縣尚未出現疑似或確診病例,儘管如此,她還是第一時間到藥店買好了口罩。

「我費了半天口舌都沒什麼用,初一早上還有人到我們家裡來拜年。」不過,讓孫曉龍感到慶幸的是,來自家拜年的親戚中,有人在交談中透露高密當地醫院似乎出現疑似患者(新冠病毒肺炎)的信息。要是以前,他一定會質疑消息的真實性,這次卻選擇了沉默,畢竟這種介於謠言與事實之間的傳言對父母更具有威懾力。

事實上,直至武漢封城當天,張鈺的父母才了解到新型冠狀病毒的可怕。儘管如此,他們依然沒有放棄年後家庭聚餐的打算。為了阻止家庭聚餐,張鈺開始在家庭群里發那些疫情很嚴重的消息。

孫曉龍的家鄉位於山東省高密市柴溝鎮的一個村子里,當地對年俗十分看重,大年初一村民之間互相拜年是傳統。由於工作原因,孫曉龍大年三十晚上才到家,剛回家他就向父母開啟了「疫情嘮叨模式」,提醒他們第二天不要出門拜年。儘管一再勸阻,不過在父母的眼中,初一哪有不拜年的道理,何況當時高密市並未出現確診病例。

2月10日起,全國各地開始陸續復工,時刻盯着父母戴口罩、少出門的年輕人也將先後離開家鄉。不少人此時產生了擔憂:父母還能在家待多久?兒女走後,父母還會堅持戴口罩么?

主人公:和父母同居的90后坐標:北京市朝陽區疫情現狀:北京市確診375例,朝陽區58例,所在社區已進行封閉式管理

今日关键词:西昌森林大火